您好,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欢迎您!

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995-3635
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学术论文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995-3635

氢气控癌连载(2)||:氢气与肺癌脑转移: “好了十倍”

文章来源:孙学军 氢思语发布日期:2021-04-17 18:12浏览次数:
  内容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氢气控癌连载(2)||:氢气与肺癌脑转移: “好了十倍”

飞机进入新疆领空
 

飞往披着雪衣的新疆
 

2018年9月5日上午,我和秘书天雨登上飞往乌鲁木齐的南航班机。
 

当飞机进入新疆高空,纯净的天空蓝蓝的,一尘不染,机舱外白云携卷着一波一波的浪,争先恐后相涌着,错落有致地追逐,远处是披着雪衣的高山。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的仙境令人陶醉,让人遐想不已。这片广袤神秘的土地,蕴藏着深远的昆仑黄土文明。
 

早就期待这次新疆之行。半年前的一天,我接到上海一位朋友的电话,希望我关心一下正在我院住院的陈女士。我去到三区的一间病房,陈女士依偎在病床上,气喘吁吁。陪伴在侧的是她的母亲,老人见到我后流着泪说:“你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陈女士说话口齿不清,眼睛看不清,有时一个物件看成两个,就是复视。我扶她下地,她站立困难,她母亲说:“ 脑内转移太大了。从机场到医院,都是你们医院服务人员用轮椅推着她走的。”
 

陈女士的肺癌
 

我看了她的病史。2015年11月下旬,她因头晕、站立不稳到新疆某医院看病,CT和MR1检查显示左侧小脑占位性病变,2015年11月27日接受脑瘤切除术。术后病理提示转移性肺腺癌,基因检测显示EGFR 19号片段突变阳性。
 

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接受全脑放疗,共18次。2016年4月20日,肺部CT显示右肺上叶占位性病变。服用易瑞沙(吉非替尼片),至2017年9月,疾病进展,接受培美曲塞+厄洛替尼联合改善,因出现Ⅲ度骨髓抑制,2017月10月13日停止化疗,继续口服厄洛替尼靶向改善。
 

2018年3月6日,头部MRI检查显示:左侧小脑半球术区残腔边缘出现异常强化结节;左侧额顶叶原病灶边缘结节样强化显著,提示病变进展,有新发转移瘤。CT检查示:右肺上叶病灶较前增大;右肺下叶内基底段结节,较前增大,考虑转移瘤;纵隔、肺门多发淋巴结,部分较前增大;左侧肾上腺转移性结节,较前增大。改为口服盐酸埃克替尼,20天后因副作用患者自行停服。
 

她于2018年4月来我院住院,呼吸困难,胸闷心慌,说话不连贯,行走困难。入院诊断是:右肺上叶腺癌cT2aN2M1b Ⅳ期伴脑转移。她有脑水肿,此后的一周,她接受脱水改善后,讲话变得清楚了。
 

她没能接受特殊改善,出院时,我建议她回家后继续口服AZD9291,同时坚持吸氢,每天至少6小时。我要她经常向我们通报病情,并答应她,几个月之后一定去新疆看望她。
 

近两个月,她每隔几天就给我的秘书天雨发微信,说“好多了”,希望我们去新疆,“葡萄熟了,好香好甜呀,快来吃葡萄”。
 

氢气控癌连载(2)||:氢气与肺癌脑转移: “好了十倍”

天雨刚进客厅,陈女士就与她拥抱,脸上的笑容像一朵灿烂的花
 

“我变好了吧?”
 

飞机飞近乌鲁木齐,我似乎闻到甜嫩多汁的葡萄香,但脑中又产生不安:陈女士的病如果不像她所说的“好多了”,而是进展了,怎样面对?
 

下了飞机,朋友接上我们,直接开往陈女士的家。宽阔平坦的街道上,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道路两旁铺就的金黄落叶,用它们已然逝去的短暂年华装点着街景。
 

一个小时后,汽车开到陈女士所住的小区,陈女士的母亲已在一栋楼房前等候我们。跟着她,我们急匆匆上了三楼。门开着,陈女士站在门槛上,见到天雨,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是一间两房两厅的房子,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像一颗颗玛瑙。陈女士和她的母亲将我们拉到沙发上坐下,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我们手中。我情不自禁摘下一颗葡萄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可口的汁水酸中有甜,甜中带酸,葡萄那特有的芬芳,清香扑鼻、沁人心脾。
 

我端详着陈女士,她看着我,笑着说:“怎么样?徐医生,我变好了吧?”说着,在房间里走动起来。我上前拉住她的双手,试试她的肌力:好有力气!又给她做了“对指试验”:协调能力基本正常。又检查她的眼球运动,做了“鼓腮试验”,没有发现相应的颅神经功能异常。
 

陈女士向笔者介绍她每天吸氢的情况
 

我看了她从2015年10月至2018年8月先后5次的CT和MR1片。2018年8月27日MR1显示脑部转移灶明显缩小,CT显示右肺占位性病变基本稳定。
 

“ 我服用的9291是从网上买的‘原料药’,不清楚是否有作用。”陈女士说,“正规药太贵了。”
 

她告诉我们,实际上她从2017年10月就开始吸氢,用的是氢氧气雾化机,初期不是每天都吸,真正吸氢是2018年4月份从我院出院以后,每天6~8小时,除了白天外,晚上临睡觉也吸。“常常吸上几分钟后就睡了。”她说,自从吸氢后,从来没有失眠,而以往常常头痛,难以入睡。
 

以上真实故事

皆来自《氢气控癌》
 

上内容摘自《孙学军 氢思语》,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免责声明:部分图片、文字来自互联网公开渠道,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删除

400-995-3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