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呼吸系统 消化系统 神经系统 皮肤系统 运动系统 内分泌系统 循环系统 畜牧业养殖 农业种植
内容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胆囊癌的氢气辅助改善作用,摘自氢气控癌

女性,73岁。2017年11月,因右上腹胀痛到医院检查,发现胆囊癌,伴肝脏、肝门部及胰头周围转移。活检确诊为胆囊中分化腺癌(见图16),IIa期,接受消融术,口服替吉奥改善,无明显效果。2018年9月21日患者因气喘、气急、呕吐入院,住进ICU。当时患者重度贫血,血红蛋白只有37g/L,血清白蛋白25.6g/L,红细胞1.49×102L,红细胞压积0.14%,肿瘤标志物均升高:CA19-988.18U/mL,AFP14.11IU/mL,CEA39.68ng/mL;心功能不全;肿瘤压迫十二指肠造成肿瘤-
 

肠瘘和肠梗阻;肝脏被转移瘤占据了大半。给予紧急对症处理,包括吸氧、输注红细胞和血浆、禁食、插胃管给予胃肠减压、胃肠外营养等。鉴于病情极为严重,病区反复向家属说明病情,但家属坚持在医院抢救。
 

胆囊癌的氢气辅助改善作用,摘自氢气控癌

图16
 

图16例13患者胆囊肿瘤活检病理:胆囊中分化腺癌
 

10月初,患者接受抗PD-1。注入一针后,患者出现严重乏力、腹泻、皮肤痕痒、低血钾,被迫放弃继续使用。
 

在眼看常规改善无法挽救的情况下,家属要求试验吸氢改善,并自行带来一部氢氧气雾化机(氢气6%,氧气34%,上海德美出品)。患者采用鼻管吸入,3升/分钟。初期每天吸A2小时,几天后增加到小时、8小时。除了维持生命的对症处理外,患者未接受其他任何抗肿瘤改善。

吸氢半个月后,患者的全身情况逐步改善,并在插胃管51天后拔管,开始进食,能坐起,进而下地行走。贫血逐步改善,血液红细胞、血红蛋白上升,血清白蛋白升至正常范围(见图17)。
 

胆囊癌的氢气辅助改善作用,摘自氢气控癌

图17
 

图17例13患者吸氢后患者的血液红细胞、红细胞压积、血红蛋白和白蛋白逐步上升
 

与此同时,患者的血液3种肿瘤标志物同步逐步下降,直至降入正常范围(见图18)。
 

胆囊癌的氢气辅助改善作用,摘自氢气控癌

图18
 

图18例13患者吸氢后血液肿瘤标志物逐步下降,直至正常
 

CT随访显示胆囊肿瘤和肝内转移瘤均缩小(见图19)。其中胆囊原发肿瘤缩小2/3,肝转移缩小40%以上。2019年1月18日,在住院近4个月后,患者步行出院。
 

胆囊癌的氢气辅助改善作用,摘自氢气控癌

图19
 

图19例13患者吸氢前、后在CT影像下原发灶和转移灶的变化情况
 

类评述:胆囊癌预后恶劣。手术切除为唯一根治手段。由于早期缺乏特殊症状,常与良性病变(如胆结石)同时存在,往往误诊为慢性胆囊疾患,以致确诊时已经失去手术根治机会。缺乏有效的辅助改善。预后与诊断时分期密切相关。据美国的统计,胆囊癌的5年生存率在I期患者为50%,Ⅱ期为28%,IIa期为8%,IIIb期为7%,IVa和IVb期分别为4%和2%。英国一份报告也显示,分期愈后,生存期愈短,IIIa和IIb期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分别仅为5和4个月2]。2014年加拿大一份综述显示胆囊癌患者的整个中位生存期仅为6个月,5年生存率仅5%2]。预后严重的主要原因是胆囊与肝脏之间缺乏浆膜,因此胆囊癌肿很易早期侵犯或转移到肝脏。
 

该例的胆囊癌起病时已有肝脏、肝门和胰腺头周围转移,可分期为IVa期,未能接受手术。虽然接受过一次抗PD-1改善,但副作用甚大,未能继续改善。在没有任何抗肿瘤改善、仅接受氢氧气吸入的情况下,症状明显改善,血液红细胞、白蛋白上升,肿瘤标志物下降至正常,原发和转移性肿瘤也明显缩小,提示氢气发挥了控制作用。
 

患者于2019年4月13日回院复查,全身情况很好,行走自如。血液肿瘤标志物仍然正常,CT复查显示肝、胆囊和临近转移淋巴结进一步缩小。肿瘤组织免疫组化检查显示微卫星不稳定(MSI+IHC)测定呈低度,提示对PD-1抗体类药物不敏感,进一步提示患者的改善主要是氢气的作用。
 

以上内容摘自《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查看更多>>推荐资讯
X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chuanghui-H2点击复制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