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呼吸系统 消化系统 神经系统 皮肤系统 运动系统 内分泌系统 循环系统 畜牧业养殖 农业种植
内容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阅读要点:
 

1、癌症已成为全球性的挑战,新的改善方法对于抑制播散性或转移性癌症延长生命的效果十分有限。要改善癌症改善的严峻格局,必须在观念上有所突破。2、汤钊猷院士从东西方思维特点出发,提出“消灭”与“改善”并举,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的控癌策略。是控癌,不是抗癌。抗者,主要是消灭;控者,既消灭,又改造。“消灭”策略是双刃剑,存在残癌加速进展、癌干细胞抵抗和免疫抑制等问题,“改造”策略包括改造癌细胞本身及其周围微环境,还包括改善整个机体的搞癌能力。
 

3、对于癌症,氢分子能发挥抑制癌细胞形成、增殖、侵袭和转移等作用。就践行中国式控癌而言,氢分子可以当之无愧地扮演改造癌细胞、微环境和整个机体的角色。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01
 

严峻挑战
 

1、虽然精准医疗概念对病人和支持肿瘤研究的机构很有吸引力,但是相关专业文章指出:“只有3%-13%的病人能够找到精准的药物”,“即使使用上了配对的药物,也只对一小部分(30%)病人有疗效”,“应该给病人一个明确的信息:肿瘤的个体化改善还没有显示出实质性的疗效”。
 

2、英国癌症药物基金的最新报告,改善47种癌症的29种常用化疗药,这些药对于大部分(62%)癌症患者无明确疗效,在47种癌症中,仅有18种(38%)癌症病人的寿命延长了3个月。但在这延长的3个月生命充满了药物的毒副作用。”
 

02
 

中国式控癌
 

癌症改善的目标是患者生存。让患者活下来,不是多活几个月,而是几年、多年、不是歹活,而是活得有质量,有快乐感,这才是癌症改善的硬道理。
 

汤钊猷院士从东西方思维特点出发,提出“消灭”与“改善”并举,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的控癌策略。是控癌,不是抗癌。抗者,主要是消灭;控者,既消灭,又改造。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汤钊猷
 

中国工程院院士,教授,著名肿瘤外科学家,小肝癌研究奠基人。1995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2008年获得吴阶平医学奖 ;2018年被授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终身荣誉教授”证书。
 

“消灭”策略是双刃剑,存在以下问题:
 

癌症转移可发生于“早期”,几乎所有“消灭”手段均促进残癌转移和发展。
 

癌细胞都是从癌干细胞分裂而来,癌干细胞对标准改善不敏感。即使化疗取得临床缓解,也因潜伏的癌干细胞存在,复发难以避免,而且常常耐药。
 

癌症处于不断进化中,化疗或放射改善消灭“敏感”性癌细胞后,原先“不敏感”的癌细胞获得发展空间,可逆势生长,加快癌症进展。
 

化疗或放疗可促使癌细胞的基因再突变,形成“离群者”,不仅耐药,而且“恶性”程度更高。
 

化疗和放疗同时抑制机体免疫功能,减弱免疫监护。
 

过去一个多世纪,癌症改善主要建立在病理学基础上,聚焦消灭肿瘤,而忽视了“看病人”,忽视了机体的搞癌能力,以致在延续生命、提高生存率方面进步有限。哈佛大学AudrewWeil教授有一句话表述得很好:“任何一种改善方法的最终目的,都要让机体的自愈力重新复苏。”
 

“中国式抗癌”主张对癌症既要消灭,更要“改造”。如果说“消灭”是去除癌症的局部表现—在CT、超声、磁共振上可以“见到”的瘤块,而“消灭”后的“改造”则是消除瘤块赖以存在的基础和复发的根源。
 

“改造”策略包括癌细胞本身及其微环境,还包括改善整个机体的抗癌能力。
 

1、“改造”癌细胞
 

让癌细胞“改邪归正”,重走分化之路,是谓“诱导分化疗法”。
 

让癌细胞相互制约,“以恶制恶”。癌细胞之间会相互竟争。高剂量化疗药的严苛改善,消灭了敏感细胞,也消除了“竞争者”。短疗程的适应疗法针对这一理念而设计。
 

减低癌细胞的“恶性”。通常癌症早期癌细胞恶性程度较低,越到后来恶性程度越高,尤其经过化疗和放疗“考验”的癌细胞。
 

2、“改造”微环境微环境内炎性细胞和毒性ROS,是促进肿癌基因不稳定的重要因素,包括:
 

肿瘤组织中“抑癌”性T淋巴细胞被调节性T细胞抑制而失去作用。
 

肿瘤血管内皮细胞不完整或缺失、细胞外间质液体增多,引起肿瘤间质高压。
 

肿瘤细胞对氧和葡萄糖等物质的需求增加,导致肿瘤组织缺氧和无氧糖酵解释放大量乳酸,使肿瘤组织内呈酸性。
 

这些因素均可促进癌细胞生长。通过消除炎症、毒性ROS以及改善缺氧,可改善肿瘤微环境。
 

3、“改造”整体
 

癌症是全身性疾病。“改造”机体包括维护和改善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和代谢系统的功能。改善机体免疫功能,是“改造”机体抗癌能力的关键。
 

03
 

氢气控癌践行“中国式控癌”
 

氢分子可以当之无愧地扮演极为重要的“控癌”角色,表现在:
 

肿瘤细胞本身产生大量ROS,氢分子能通过消除ROS,改造癌细胞,抑制癌细胞增殖、侵袭和运动,减低“癌性”。
 

氢分子选择性消除毒性ROS,以及下调促炎症性和炎症性因子,消除慢性炎症,改造微环境。
 

氢分子保护线粒体,维护能量产生,协助纠正缺氧;对心血管、内分泌、神经系统均有保护作用,从而“改造”整个机体。
 

氢分子能调节免疫功能,选择性下调促炎症性细胞因子基因表达,上调抗炎症性细胞因子基因表达;恢复处于耗竭状态的CD8+T细胞功能,增加机体本身的抗癌作用。
 

氢分子具有选择性高抗氧化,高弥散性和高安全性,确保了临床转化的可行性和有效性。根据目前的研究,氢分子可作为践行中国式控癌的重要手段。在“消灭”与“改造”并举的控癌策略中,氢分子可以在众多方面发挥作用,主要在“改造”方面,总结如下表。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事实上,让患者悠闲地吸上氢气,享受这种最简单、最轻松、最天然、最安全的小分子给人们身心健康带来的满足,无论从伦理上还是从实际应用上,无论在医院还是在保健中心或家里,无论是作为癌症“消灭”性改善前的“新辅助’改善、改善后“补充”性改善,还是作为康复手段,无疑均有巨大的合理性和实用性。即使是那些失去常规改善的可能或拒绝接受常规改善的晚期癌症患者,无奈之下也值得一试。

 

氢气抗癌科学基础
 

01
 

氢分子抗氧化和抗炎症
 

氢气控癌的机制尚不明确,主要可能为消除毒性活性氧,抗氧化、抗炎症、维护线粒体功能及其稳定,以及调节免疫,尤其能“拯救”衰竭的T细胞。
 

通过抗氧化和抗炎症,氢气可减轻化疗和化疗的不良反应,而不会降低这些改善的抗肿瘤作用,这为实施包含氢气在内的抗肿瘤联合改善提供依据。
 

氢气控癌基本原理
 

(ROS是活性氧自由基)
 

癌症是由起始、促进和进展定义的多阶段过程,氧化应激对该过程的所有三个均有作用。由ROS介导的过氧化和炎症,以及两者的相互促进,是癌症发生和发展的关键性因素。一般认为,H2可能主要通过抗氧化和抗炎症,控制癌症的发生和发展。但新近研究显示,氢分子是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和免疫细胞的线粒体,发挥杀伤肿瘤和复活免疫细胞的作用。
 

1、氢分子通过对抗ROS来控制癌症
 

2、氢分子通过抗炎症来控制癌症
 

转移是癌细胞的特征。癌细胞转移依赖于微环境,微环境是癌细胞形成、发展、转移的温床。癌肿微环境中,至少有四大因素促进癌细胞生长,那就是炎症、缺氧、暗巨噬细胞和免疫细胞。炎症是微环境中最重要的促癌因素。
 

3、氢分子维护线粒体的正常功能
 

4、氢分子直接调节免疫功能
 

CD8+T细胞(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是一种重要免疫杀伤细胞,在肿瘤的免疫控制中起重要作用。
 

氢分子减少放疗、化疗的副作用
 

肿瘤的三大改善手段是手术、放疗和化疗。接受放、化疗的患者经常会由于呕吐、腹泻、肝肾毒性、白细胞血小板过低而不得不短期或长期中断改善,以避免致命的毒副作用。
 

02
 

氢分子维护线粒体功能及其稳定性
 

阅读要点:
 

按照瓦尔堡效应,癌症的产生是细胞糖无氧酵解增强加上氧消耗量降低造成的。因此,有人认为癌症是“线粒体病”。线粒体是机体能量生成的“发电机”,癌细胞的线粒体,无论在其微结构还是代谢功能方面,均与癌细胞存在差异。活性氧自由基可对线粒体蛋白质、膜和DNA形成氧化损伤,损害线粒体合成ATP的能力。
 

氢分子凭借其体积小,高弥散性的特点,能快速进入线粒体,保护线粒体(和细胞核)免于遭受急性氧化应激性损害。
 

03
 

氢分子“拯救”T细胞和调节免疫
 

阅读要点:
 

氢气抗癌的机制除了直接抑制肿瘤生长,还有可能是解除机体的免疫抑制状态。2019年我们首次提供了详细的临床症据,证明衰老(即将凋亡,表面高表达PD-1)的T淋巴细胞可以“死而复生”(PD—1表达下调),进而延长晚期结肠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吸氢改善后,辅酶(C0)Q10升高的患者OS显著提高,表明氢气可能通过增加COQ10含量来改善T淋巴细胞线粒体功能,提高T细胞的存活率。
 

04
 

改造癌细胞:氢气与癌细胞的“亲密”接触
 

肿瘤干细胞在整个肿瘤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人,但在肿瘤的存活、增殖、转移及复发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当在培养皿中培养时,普通的癌细胞由于营养不足死去,肿瘤干细胞则会形成肿瘤球。
 

卵巢癌干细胞的肿瘤球,通入氢气后数量和直径都明显降低,说明氢气有一定的抑制生长作用。
 

05
 

氢分子对活性氧的清除和对肿瘤的防治效应
 

阅读要点:
 

和一般的抗氧化剂相比,氢气具有选择性、扩散性、无害性,可能在肿瘤的防治中发挥独特的作用,如避免一些抗氧化剂所谓的“促氧化作用”。
 

由于肿瘤的异质性,抗癌药物都有其适用的范围,氢气的抗肿瘤效果也呈现出了有效、无效和可能有害的几种情况。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氢气抗癌实验研究
 

阅读要点:
 

已有大量实验研究了氢分子,包括氢气体、富氢水对癌细胞及其微环境的作用,涉及肝、肾、舌、胸腺、肺和结肠的肿瘤。结果可以归结为:
 

促进活性氧(ROS)的清除,抑制肿瘤细胞的形成、分裂、迁移和浸润,促进癌细胞凋亡;
 

保护正常细胞,对氧化应激、凋亡、炎症和肿瘤发生有拮抗作用;
 

调节相关分子的表达和信号途径,保护线粒体;
 

下调炎症相关因子,抑制炎症;
 

氢联合化疗药物,可增强后者的抑制肿瘤作用;
 

氢能减轻放疗和化疗的不良反应。
 

01
 

氢气抑制肺癌细胞学和动物模型实验研究
 

阅读要点:
 

从细胞增殖、细胞成瘤、细胞活性、细胞周期和凋亡、细胞转移侵袭等方面,研究了氢分子对人类肺腺癌细胞A549的作用,结果显示氢气能显著改变肿瘤细胞形态,改变细胞周期,促进凋亡,抑制肿瘤细胞生长、运动、侵袭和迁移。
 

02
 

氢气抑制卵巢癌的实验研究
 

阅读要点:
 

卵巢癌与乳腺癌、宫颈癌并称为妇科三大肿瘤,乳腺癌发病率最高,卵巢癌死亡率最高。
 

我们的研究发现氢气可以抑制肿瘤细胞的侵袭和迁移。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病例研究
 

引言:
 

所有常用的改善包括放疗、化疗、细针穿刺和手术,均可引起循环肿瘤细胞增加,促进癌症进展和远处转移。基于分子检测的精准改善策略没有给大多数肿瘤病人带来好处,只有3%-13%的病人能够找到“精准”的药物。更有研究表明,靶向改善通过诱导大量分泌蛋白质组导致癌转移。
 

氢气被证明有抗氧化和炎症有密切关系,因此氢气可能对癌症发挥控制作用。
 

我们对82例自行吸氢的III和IV进展性癌症患者进行的观察表明,氢的作用主要在以下4个方面:
 

改善生活质量。吸氢2周后,气促和食欲有所改善,疲劳、失眠等显著改善;吸氢4周后,疼痛、便秘、腹泻等均有显著改善。
 

改善体能。吸氢3个月后,肺癌患者体能提高最显著。
 

降低肿瘤标志物。吸氢3个月后,肺癌患者标志物降低最明显。
 

控制癌症进展。吸氢3个月后,III期患者肿瘤控制率远高于IV期,肺癌效果最好。
 

进展性癌症的改善是极大的挑战。
 

以上部分内容摘自《氢气控癌》
 

中国式控癌和氢气控癌
 

一般来看,如何用氢分为“吸氢气”和“喝氢水”,这两种方式有各自不同作用特点,目前在理论上还难以分别量化效果的时候,对于凶险及长期慢性疾病,吸氢同时喝氢水,应该是效率最高作用最全面的组合。
 

查看更多>>推荐资讯
X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chuanghui-H2点击复制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