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呼吸系统 消化系统 神经系统 皮肤系统 运动系统 内分泌系统 循环系统 畜牧业养殖 农业种植
内容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氢气不仅能改善身体问题,也能预防抑郁症!

氢气对抑郁症的预防作用,2016年第二军医大学蒋春雷教授小组有研究报道,研究证明在应激过程中饮用氢水能预防抑郁症的发生。河北医科大学史海水教授课题组则将这一预防作用进一步延伸,在动物幼年时期使用氢气能预防成年后应激导致的抑郁症。这说明氢气可以作为预防应激适应不良的一种手段。
 

氢气对精神疾病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重视。我曾经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和医生有过交流,他们认为氢气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药物毒性应该是值得研究的课题,因为这些患者使用药物非常容易导致肥胖和脂肪肝,但目前缺乏应对手段,氢气应该在这方面发挥一定作用。另外氢气对血管性痴呆值得研究,氢气对焦虑和抑郁已经有比较多研究证据。这些问题都和脑内炎症反应存在密切关系,氢气作为干预手段都是非常值得深入探讨的方向。
 

总之,氢气在精神疾病方面应该重点开展的研究是三个方面,首先是用氢气预防和改善抑郁症,其次是用氢气预防精神病药物的代谢副作用,最后是氢气预防老年性痴呆。当然也有学者提出可能对孤独症的作用。
 

以下内容主要来自他人贡献
 

应激相关障碍如抑郁和焦虑是最常见的、使人衰弱的精神疾病。应激,尤其是长期应激是引起抑郁最重要因素之一。机体不能很好地适应应激导致的病理性变化,就会导致抑郁的发生。应激承受能力是个人避免极端应激所造成的消极的社会、心理和生理影响的能力。药物或非药物性改善方式,如丰富周围环境和间歇性缺氧都可以增强个体面对应激时的承受力。个体应激承受能力越强,患心理疾病的风险越小。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致力于探索应激承受能力相关的作用机制,设计提高个体应激承受能力的方案
 

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是有高度适应性的神经内分泌系统,与抗应激能力和敏感性方面密切相关。自2008年引入“抑郁症细胞因子假说”后,应激与免疫系统相互作用已成为精神病学研究的焦点。关于人类和动物的相关研究越来越多,这些研究阐述了应激、促炎性细胞因子和抑郁之间的关系。在抑郁者循环系统内,一些细胞因子如TNF-α、IL-1β和IL-6出现升高。应激引起的异常外周免疫反应放大炎性信号,直接或间接地作用于神经元,导致机体应激敏感性和出现抑郁样行为表现。
 

氢分子的抗氧化、抗凋亡和消炎等活性引起广泛关注。氢分子能轻而易举地穿透生物膜如血脑屏障、胎盘和睾丸屏障,达到靶器官(脑)和细胞器(线粒体、细胞核)。越来越多研究显示,在神经性疼痛、帕金森、阿兹海默病和脑损伤方面,氢分子通过缓解过度炎性反应和氧化应激发挥神经保护作用。富氢水可抑制小鼠海马和前额氧化应激、炎性反应和细胞凋亡。氢气作为一种潜在预防性或改善性分子,在应激承受力,甚至应激相关障碍包括抑郁和焦虑方面具有积极的作用。
 

小鼠先经历急性(图1)或慢性(图2)应激,然后连续吸入高浓度氢气(氢气氧气比为67:33)。作者通过悬尾实验(TST)、强迫游泳实验(FST)、新环境进食抑制实验(NSF)和旷场实验(OFT)发现,吸入氢气可以显著缓解小鼠应激引起的小鼠抑郁和焦虑样行为;慢性温和应激(CMS)实验中,吸入氢气的小鼠血清中,肾上腺酮(CORT)、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IL-6和TNF-α水平下降;在青年时期持续给小鼠吸入氢气,可以明显增强小鼠在成年期对急性应激的承受力,说明氢分子能持久提高小鼠的应激承受能力。吸入氢气能提高小鼠的应激承受能力,这可能与应激诱导的HPA轴功能紊乱趋于正常化和应激导致的炎性反应被抑制有关。因此氢分子可能通过神经免疫机制发挥神经保护作用。当然,氢分子的神经保护效应相关的潜在分子机制有待进一步的探索。

氢气不仅能改善身体问题,也能预防抑郁症!

图1持续吸入氢气能增强小鼠对急性应激的承受能力
 

氢气不仅能改善身体问题,也能预防抑郁症!

图2 持续吸入氢气体能阻止慢性应激诱导的小鼠抑郁和焦虑样行为的出现
 

参考文献:

[1]Qiang G, Han S, Xiao T W, et al. Molecular hydrogen increasesresilience tostress in mice.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 9625.

[2]Russo S J, Murrough J W, Han M H, et al. Neurobiology of resilience. Natureneuroscience, 2012, 15(11): 1475-1484.

[3]Ichihara M, Sobue S, Ito M, et al. Beneficial biological effects and theunderlying mechanisms of molecular hydrogen-comprehensive review of 321original articles. Medical gas research, 2015, 5(1): 12.

[4]Loftis J M, Huckans M, Morasco B J. Neuroimmune mechanisms of cytokine-induceddepression: current theories and novel treatment strategies. Neurobiology ofdisease, 2010, 37(3): 519-533.
 

查看更多>>推荐资讯
X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chuanghui-H2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