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科普

分子氢与健康 神奇的氢聊
内容仅限于知识科普,不代表对本公司产品的宣传。

骆肖群:氢疗是皮肤病改善领域的新亮点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上海市医学会变态反应专科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中日医学科技交流协会氢分子生物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食品药品学组副组长

·中华医学会皮肤病学分会免疫学组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临床免疫亚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职业病学组委员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老年病学分会皮肤病与皮肤衰老防治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免疫实验室主任
 

(1)您最早接触氢分子是基于何机缘?

作为一名接受正统西医教育且从医超过26年的皮肤科医生,平日接诊比较多的是过敏性和自身免疫性皮肤病患者。在不间断学习新知识的同时,日积月累的是对疾病诊治方式和生命本身的思考。西医日渐细分,采用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改善手段。患者,尤其是老年和慢性病患者,经常是大把吃着各科医生开的药,很多的药物在改善疾病的同时也摧毁了患者自身的平衡,导致疾病的真正诱因往往被忽视,实验室指标普遍成为诊治疾病的标杆。随着年龄和从医时间的增长,传统中医的理念开始逐步替代西医的惯性思维:中医的理念中没有“病”,而只有“证”;疾病从无形到有形,外界环境影响精神层面,出现气血运行的紊乱,最后才是病症的产生。因此,改善人体内外的平衡和寻求“大道至简”的改善方式,可能是很多像我一样的医生内心所渴望的。

偶然的机会听说日本有医疗机构使用富氢水泡浴,使肿瘤和银屑病患者的病情得到很大改善。作为给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本科生和研究生上了十多年皮肤免疫学课程的教师,每节课开始都会首先谈到人体的“天然免疫”和“获得性免疫”。“天然免疫”是我们与生俱来且伴随一生的,发热、皮肤屏障、pH和酶等都是“天然免疫”中的重要部分,而“获得性免疫”则是我们在出生后通过免疫接种和不断接触病原微生物及致敏原逐步建立起来的。发热是每个人“天然免疫”的重要部分;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氢分子在元素周期表的第一位,具有极强的渗透性和还原性——在热的作用下,氢分子经过透皮吸收,完全可以渗透进身体的各个脏器甚至细胞核来清除有害自由基带来的不良反应。从这三点出发,凭医生的直觉,个人认为氢分子完全有可能会成为新的临床改善手段。
 

(2)您经过这几年的临床研究,对氢分子有怎样的评价?

首先,需要感谢我们的患者所给予的信任,在探索性的改善中保持了很好的依从性,使我们得到了很多顽固性疾病的改善经验。有了这些真实事件的数据,我们热爱氢并且相信氢分子将造福人类的信心得到了很大的加强,后续的研究也有了方向。

水(H2O)在大自然中普遍存在,也是我们人体的组成成分,过去很多年的研究都集中于氧原子,而近来科学界逐渐发现氢分子在改善亚健康状态,包括疲劳、口腔溃疡、便秘、皮肤色斑等有很好的效果,在难治性疾病中也显示了一定的疗效。氢这个大自然中最常见的元素,也许是自然界赋予我们的一个礼物。
 

(3)您认为氢分子适合改善哪些皮肤疾病?

在皮肤领域可能直观性更强,氢分子通过透皮吸收能很快地进入人体,改变人体尤其是皮肤的微环境和炎症状态,改善末梢微循环,在顽固难治性皮肤病改善中给我们带来新思路。如我们在前面病例中展示的,它对红斑鳞屑性皮肤病(如银屑病、副银屑病、特应性皮炎、皮肤T细胞淋巴瘤)、血管炎(包括急性痘疮样糠疹、白塞病、青斑样血管炎、荨麻疹性血管炎等)、扁平苔藓以及黄褐斑等,都有一定的改善或辅助改善作用。
 

(4)在这几年的氢医学研究中,您遇到哪些问题?

最大的问题不是来自于患者,很多患者在长期多方求医,接受过各种药物的改善后,让他们尝试无毒无害的氢分子改善,并不困难;困难可能更多的来自同行的认可和申报课题。中国医生的职业工作最为繁重,每个人都需要承担医、教、研多方面任务,大家能拿出时间到一起开会探讨非常不容易;而氢医学作为一个全新的理念,首先就要吸引住医生们的注意力。

2017年我们成立了中日医学科技交流协会氢分子生物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会成员来自全国不同专业和医院的知名专家。中日医学科技交流协会在民政部注册,由原卫生部现国家卫生健康委主管,是中日两国医药卫生、传统医药交流与合作的民间学术机构,同时也是国家批准的唯一的中日医学交流机构。但是由于缺乏政府拨款,所有的临床和科研要靠具有相关资质并符合规范的企业资助,导致在开展工作的过程中面临诸多难题。

氢分子医学作为新兴学科,由于缺乏既往临床研究数据借鉴,能提供的大多为实验室或动物模型数据,在伦理审批和课题申报上常常面临困境,如果不是因为氢的魅力,往往很难坚持。在此过程中,的确感受到西医的学术研究体系固化人人心,我们可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引起大家对氢分子的关注。
 

(5)您对氢医学有哪些困惑和展望?

在三年多的临床实践中,深切地体会到氢的神奇作用。有一次,我大学时代的老师左焕琛教授和我说:“你们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好好写本科普书,不要把氢写得包治百病似的。”但是在临床中,的确有许多的难治性疾病,在使用氢疗后获得改善。更值得欣喜的是,改善后不但没有副作用,很多患者还有很多额外受益,包括体重、体脂、睡眠、皮肤改善等。当然,这其中也有疗效不佳或改善后期出现抵抗的患者,需要在更多的尝试中加以总结。

日本的李小康教授,是国际上著名的研究干细胞移植的专家,近年来研究氢也完全是出于“业余爱好”,但是和我们的感受一样,一旦进入到这个领域,就会被氢分子吸引。作为一名医者,我们对于新的医疗技术和产品非常关注,也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进行尝试。但对于患者而言,如何获得来自第三方的相对正确的科普知识,从而配合改善,还有待于大家的共同努力。

中国的医生面对庞大的患者群体,很难在有限的时间里向每一位患者详细介绍新的辅助技术。在医患双方的关系中,很多医生为了避免“推销产品”的嫌疑,也不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来介绍新技术。加之氢分子市场准入门槛低,产品良券不齐,很多患者由于使用了质量低的产品而质疑氢的作用。

因此,非常希望借助社会的力量,比如协会、出版社、义工、社区组织等能在这方面做些工作,从而让患者和亚健康人群从中获益。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努力,氢分子改善会逐渐成为符合国家、医生及患者理念的有效手段,减少亚健康状态,并且以最小的投入和副作用缓解疾病状态。同时,来自真实病例的深入研究,会使我们更好地阐明氢的作用,从而提供更具说服力的循证医学证据。

查看更多>>推荐资讯
X深圳市创辉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chuanghui-H2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